Right Button

上一篇 下一篇

蒲公英的种子

        在又一次的杂揉搓合之后,当然,只是本来不属于文科生的我们,又要再次来到一个新的集体,而且是建立在非自愿的基础上的,17-19班几乎全部拆散,每个班的每个人都会被分到另外的一个班,我也很失望的成为了这迁徙中的一个渺小份子,4个人和我一样被分到一个班级,然后我们努力地适应一切,尽管现在略微格格不入。

        在今天上午不到7:00的时候,老师离开了教室,而后,我们所有人都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再正常无比的普通事情。于是,我们也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早自习,因为已经有了太多说是要分班而最后证明是谣言的历史。一切都正常地进行着。然后,7:05的时候,老师拿着两页名单走进了班级,气氛冷却到零点,因为这很有可能是分班的名单。时间好像跟过去了很久很久,老师终于开口说话了,很显然,这是在准备了很久才说出的话。揭示了一个终究要到来的事实,今天分班,马上分班,现在分班。我忘了我的感受,忘了一切,大脑一片空白,不能接受,我摇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最后还是“嗡”地一下被掏空了。本来会以为这个日子还离我很远,但是,现在就是那个日子了。一切都要结束了,而另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了。

        我看见我的同桌在偷偷的抹眼泪,然后,很久不哭的我竟然也眼角湿润,这是我在曾经呆过两个月的班级吗。它对我的感觉竟然是如此漫长,每个人都好像无比熟悉一样,这种熟悉是从所未有的,我记得在刚刚上高中时,第一天坐在这个班级里,坐在第四组第二桌右座时的情景,一切都好像在那一瞬间定格,我又以新的眼光审视19班的每个人。军训时候的每个瞬间历历在目,记得所有人,记得班里的每个角落。而马上,我可能就要与这些曾经的东西最后一次说再见。

        神智重新回到真实,眼前的是一个个痛悲,掩面的同学,老师也以一种不同寻常的声音念着每个人最后要分到哪个班,最后结局是我们每个人在走廊里挤成一堆,又挤了出去,就像蒲公英被一阵风吹得四散,那个十九班再也回不去了。

        怀念所有人,所有老师。还有王泽淇,希望你还能当上班长。徐嘉阳,希望你能找一个比我写作业还快的同桌。王云鹏,希望你在班级还能有一个中午不回家的少年。房雷,接着作太师。所有人都好好的,还会有机会说再见的,就像蒲公英的种子还会长成蒲公英,而那时,我们已经在每个角落,还能相遇。

        再见了,十九班,不哭。

评论
©Right But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