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 Button

上一篇 下一篇

一生一世

“阿里萨早在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个日日夜夜之前就准备好了答案。
‘一生一世’他说。”                                          ———《霍乱时期的爱情》


        谈谈刚刚读完的这本书,大师马尔克斯的作品。

        这是我接触马尔克斯的第一本书,首先不得不赞叹他细致入微的文字,诺贝尔奖实至名归,夸赞之话就这些吧,说多了反而繁冗。

        主人公的名字困扰了我很久,拉美地区的名字就该这样。我背了很久,甚至把最开始的医生生前的棋友当成了男主。写作的手法无疑让人眼前一亮,就像时空被拖拽,被拉扯。在医生死后,让人刚读时摸不到头绪的一幕就展现出来。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的名字就出现了。

        之后,一切就回到了半个世纪之前。

        弗洛伦蒂诺是个私生子,固然没有什么社会地位,这可能也是一个抨击。所以,他与费尔明娜•达萨的本是脆弱,经不起冲击的爱情就因家里的阻拦变得消沉,直到暮年时才出现。费尔明娜与父亲居住,他的职业是贩卖骡子以及其他,有点见不得人。自然,父亲的希望是把她嫁给有名望的人家,按书里说就是有一大串尊贵姓氏的人,于是,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就适时地被推了出来。

        这场贯穿一个世纪的爱情故事也就从此开始了。

        费尔明娜没有经过与弗洛伦蒂诺的书信传情就与医生走在了一起,看中的无非是他的地位权势——一位令人尊敬的医生。

        自此,费尔明娜开始以一位贵夫人的名义结交与她的身份相符的圈子的人,并很快融入了进去,或是说,不得不融入了进去。市民们也会在各种重要的场合看到胡维纳尔夫妇出席,并总是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且,市民中总会有弗洛伦蒂诺处在显眼的位置,就像是给他曾经的半个恋人费尔明娜一个棘手的难题——但她总是会以一种骄傲的姿态应对。这样的桥段在故事里也就屡见不鲜了,费尔明娜做得也一次比一次成熟。与此同时,弗洛伦蒂诺也放弃了自己的幻想,不,还剩下一个,就是希望胡维纳尔比自己死得早,顶替他的位置。他在加勒比河运公司干得风生水起,这应该都归咎于他的叔叔,莱昂十二。

        弗洛伦蒂诺在这一时期变得异常痛苦,只能用一些下俗的方式消遣,但社会上流传的还是他一直独自一人,老年的费尔明娜也相信如此。

        在这中间,作者穿插了许许多多的小细节,我是很佩服的,既表达了故事主线,也让种种社会问题凸显出来。

        一切直到胡维纳尔医生因为要抓到他在树上的鹦鹉摔倒时死亡而转折,变得戏剧性,一位声名显赫的人竟会以一个如此荒唐的借口死去,莫大的讽刺。这让弗洛伦蒂诺全身一震,他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一天。

        他就在葬礼上的宾客刚刚散去时表达了自己忠贞的爱情,面对的是费尔明娜不理解的态度,给了弗洛伦蒂诺不小的伤害。先是每周弗洛伦蒂诺都给她写一封信到之后甚至一天一封,先是自己手写到最后的不得不在如此年迈的时候还是要学习使用打字机,就像他在年轻时学小提琴一样,以非常短的时间就结束了,为的是给她惊喜。终于,费尔明娜回了一封厌恶的信,一封被他当成情书的信。但它造成的阴霾没有阻拦弗洛伦蒂诺的坚持,终会有回报,她开始接受他。改变就发生在在她与他的旅行上。在经过了半个世纪的艰辛之后,两人终于走在一起,这段凄美、无奈、让人振奋的爱情还是发生了。

        一个是有了孙女的费尔明娜•达萨,一个是加勒比河运公司董事长弗洛伦蒂诺•阿里萨。

        两位耄耋老人经过痛苦,经过失望,还是换来了他们所期待的爱情,而霍乱时期,两人没有办法在一起的时期,才是两人所期待的爱情,不是这种只有几年倒数的可怜爱情。

     

                                                    向加西亚•马尔克斯致敬,4月17日会想起你。

评论
热度(1)
©Right But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