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 Button

上一篇 下一篇

写给一年前同桌的你

         最后,我还是没有在你的同学录上写一些近似矫情的话,搪塞的借口是纸太小,写不下。可能真的是写不下吧。

        今天是2014年的6月14日,扣去这个学期,做同桌少说也快有一年了,首先对我让你的自信心直线下滑道个歉,毕竟我太优秀了。

        张润韬上周给我看了他写的周记,题目让人联想非非:《同桌的你》。哎,是啊,从没有写过这两年来匆匆来又匆匆去的同桌。不知道你看没看过《停车暂借问》。这些人只是在路上下车问个路,当时机成熟时,再朝着自己的方向走去。或者也可以这么理解,从火车的第一节车厢一直找座位到最后一节车厢,有的人可能会陪着走一会,在中途看到空着的座位当然就坐下了,所以,能陪着我一直走到最后一节车厢的人并不多。

        一年前你的成绩特别好,经常是年段20名左右,而我却一直徘徊在50多名,我挺羡慕你的,但表现出来的确是不屑一顾,现在终于能说出来了。是不是因为你没有了当初我给你的压力啊,请允许我这么自私地理解。

        抄作业一直伴随着这一年的时间,但是并不是我抄你的,虽然成绩可能有时候会没有你好,反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理解了,我的记忆中一直都是你抄我的,抄得不亦乐乎,当然,我也会用最快的速度写完一张又一张卷子,再一脸鄙视地甩给你。

        我其实也想写过关于同桌这样的周记,但是自从有了张润韬“春天”的事情不胫而走之后,我就怕了,以我这么才华横溢的人,恐怕被传出来的就不只一个词了吧,三四个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不想在多年后这几个词还是会有人记得,反正那样很难受。

        我在你周围这么顽强地生存了两年,我很庆幸,你还活着,因为被我身上一圈圈的光环照耀的人大多下场都不好。

        最好笑的就是你名字了,各位老师也经常似有意又似无意的说出口来。当然,也就成了我们的笑柄,实在不行改个名吧,杨大侠说过,满十岁就能自己改了。

        这么多的篇幅都写了你,我觉得很自私,但也没什么。还是想感谢你这一年多默默地忍受着我,也应该用这个词吧,我问过,做我同桌的除了能抄我的作业也没有什么好处了。还是要矫情地感叹一下时间好快,两年就这么过去了,在2012年12月31日,早上坐在教室里上自习的我看着窗外还没有升起的太阳以为我活不到今天了呢。

        能想到的就这么多了,有遗忘的话就算了,写得越多感觉越假,在一张纸上写这么多也不是不行。但是我害怕,送别人本书写两行字都能写错更何况写给你这么多。

        就停在这里吧,或许你还是会说我自恋,多说几句吧,你的机会不多了。

        huaixiongtx@163.com 这是我邮箱,别忘了。

评论
热度(1)
©Right But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