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 Button

下一页

        尽管很不情愿,终于在2016年的第二天,才被现实击倒,原来又一个一年过去了。

        可能有些时候不太愿意写一些年终的总结之类的东西,因为过去了就已经过去了,无论辉煌或平庸,都已经随时间一起消沉了。2015年对我来说也发生了许多值得去回味的事。比如,我从未料到中考竟然会来的如此之快,遥远的三年就如此的破碎了,不可思议。

        还有一周的时间,寒假就要到了,说不上憧憬,说不上期待,可能这4个月以来经受了许多,两度更换新的班级,更换周围的几乎所有人和老师,加上我本来适应能力就慢,所以总是想上三楼回到原班级,才猛然惊醒。物是人非。不过总体来说,新班级还是不错的。

        许多人都已经很久不联系了,有可能会渐渐疏远,但是在见面时,一句问候也可能就足够了,毕竟不能所有人陪你走过一生。

        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作业很多,但想想这些作业是在去年的最后一天留下的就倍感神圣,有一种想要认真完成的欲望。

        好吧,我又想起了去年的那个夏天。最后一个夏天。

        

阅读全文>>

蒲公英的种子

        在又一次的杂揉搓合之后,当然,只是本来不属于文科生的我们,又要再次来到一个新的集体,而且是建立在非自愿的基础上的,17-19班几乎全部拆散,每个班的每个人都会被分到另外的一个班,我也很失望的成为了这迁徙中的一个渺小份子,4个人和我一样被分到一个班级,然后我们努力地适应一切,尽管现在略微格格不入。

        在今天上午不到7:00的时候,老师离开了教室,而后,我们所有人都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再正常无比的普通事情。于是,我们也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早自习,因为已经有了太多说是要分班而最后证明是谣言的历史。一切都正常地进行着。然后,7:05的时候,老师拿着两页名单走进了班级,气氛冷却到零点,因为这很有可能是分班的名单。时间好像跟过去了很久很久,老师终于开口说话了,很显然,这是在准备了很久才说出的话。揭示了一个终究要到来的事实,今天分班,马上分班,现在分班。我忘了我的感受,忘了一切,大脑一片空白,不能接受,我摇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最后还是“嗡”地一下被掏空了。本来会以为这个日子还离我很远,但是,现在就是那个日子了。一切都要结束了,而另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了。

        我看见我的同桌在偷偷的抹眼泪,然后,很久不哭的我竟然也眼角湿润,这是我在曾经呆过两个月的班级吗。它对我的感觉竟然是如此漫长,每个人都好像无比熟悉一样,这种熟悉是从所未有的,我记得在刚刚上高中时,第一天坐在这个班级里,坐在第四组第二桌右座时的情景,一切都好像在那一瞬间定格,我又以新的眼光审视19班的每个人。军训时候的每个瞬间历历在目,记得所有人,记得班里的每个角落。而马上,我可能就要与这些曾经的东西最后一次说再见。

        神智重新回到真实,眼前的是一个个痛悲,掩面的同学,老师也以一种不同寻常的声音念着每个人最后要分到哪个班,最后结局是我们每个人在走廊里挤成一堆,又挤了出去,就像蒲公英被一阵风吹得四散,那个十九班再也回不去了。

        怀念所有人,所有老师。还有王泽淇,希望你还能当上班长。徐嘉阳,希望你能找一个比我写作业还快的同桌。王云鹏,希望你在班级还能有一个中午不回家的少年。房雷,接着作太师。所有人都好好的,还会有机会说再见的,就像蒲公英的种子还会长成蒲公英,而那时,我们已经在每个角落,还能相遇。

        再见了,十九班,不哭。

阅读全文>>

开学

 

阅读全文>>

一切都结束了。


阅读全文>>

时间,最痛苦的回忆

        转即,三年的初中生活终于迎来落幕,所有都要重新开始。

        首先,向所有帮助过我的老师和同学表示感谢,你们成就了我的一切。曾经感觉,中考离我如此遥远,甚至是不可丈量的距离,而就在十多天前,我就已经结束了这个所谓的转折点,难以置信。中考分数现在都已经出来了,Cry!谈谈这三年吧。

        老师:我应该一共遇到过大概十几个各科老师,性格迥异。从数学老师李春萍说起,简直是我们所有人的噩梦,尤其是进入初三以来,每天向我们日常地施压,当然,最后终于摆脱。语文老师,有过两个,第一个修晓洁教了我们两年,印象颇深。第二个郭艳杰教了一年。初一的时候我曾经因为写字好看参加过在学校举行的书法比赛,直到现在还记得:我第一次去每周老师开会的地方,最最难忘的是冷得阴森,我坐在最左一排,任务是把在黑板上提前写下的古诗写一遍,当我早早写完的时候,我右边的女生才写完一半,字还写得巨难看,于是,耀武扬威地交了卷,结果不出意料,我成功的取得了一等奖,在学校为数不多的奖项之一。感谢。英语老师林春梅,让我佩服的一个人,凭借着惊人的毅力教了我们三年英语,做过无数讲义,为我们批改作业等,无比繁琐,最终只能说一句:辛苦您了。地理生物一起说吧,地理老师是一个我至今仍然不知道姓名的一个人,非常幽默,戴着眼镜,只留下这些回忆了。上初三了还有第二个,是个老太太,真的是老,然后就没什么特征了。生物老师也不知道姓名,但他的样子让我很难忘记,很胖,最近又混上了一个主任的职位。物理老师也有两个,国继瑞和王昌军,两个人都拥有着非常特别的逗比属性,尤其是前者的秃头。化学老师车蕊最最最难忘,几乎每天课间都会来,也多亏于她,没让我的化学难堪。体育老师不熟,音乐老师也不熟,美术老师没见过,就这样。感谢所有老师。

        至于同学,到最后又能剩下几个?留给记忆吧,懒得回忆。

        偷个懒,结束了。


阅读全文>>

值得庆幸,我没有在“十班”

        感谢我的姓的首字母是S,没有被分到十班。

        下周二有一个模拟考试,所有人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时刻都在乱窜。

        貌似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会,所有老师都去开会了,整整一小时。当然,我们很安静,因为手里有一套数学卷子需要做完。一切都很正常,直到下课。

        老师特别无奈地说:“明天省领导要来检查……“然后blabla一大堆。我总结一下。

  1. 有接近20位同学在明天是十班的,因为每班规定只能有50人,他们是多余的,至于怎么选出来的,按姓氏的首字母分,比如,姓赵、李什么的就可以拜拜了。

  2. 下课要”看着办“,遇到来检查的**要见机行事,不能说实话,比如,我不是十班的,我是八班的。可以装一天哑巴,不要多嘴。

  3. 如果有**来检查,问一些问题,不要回答!回答错了你就等着吧,据说是很惨,一切都交给一位同学,照稿子念。

  4. 重新拟定一份新课程表,包括美术课,音乐课,体育课。每周各三节,还有一些我连名字都记不住的课,自从上初三以来,这些课我都上过了。

**:真是XNMLGBYY    


        可以想象,省领导来到这么秩序井然,学生风貌积极向上,会不会在小本本上打一个勾呢?

        但这些东西掩盖不了,制度的腐朽必将把一切交给时间整理,出版。我们撒谎,可能就是学校教的,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学校。

        替十班的同学惋惜。

(一个普通初三学生的一些话)

        

阅读全文>>

只是不舍

        终于意识到,今天睁开了眼,就代表着这60天的假期已经结束,或许还剩半天的时间。

        作业还真的是这几年最不拖沓的一次,因为在第一个月,萍姐以“马上就要中考,抓紧复习”单单对作业这一项每隔一天进行一次检查。对,没错,每隔一天!于是,就会看到,每周的一三五能看到一队人,背着书包,集体进入一个同学的家里,“认真”接受检查。

        从来没有想过,三年过得这么快,明天,就要进行一次开学考试,也是让我最不能忍受的,开学考个吊!

        希望开学能好受一点,就这样。

        

阅读全文>>

门镜视角

阅读全文>>

拍摄了接近半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工程。当然,对于我来说,是一次珍贵的经验。感谢张润韬——陪我完成了这部作品。感谢JSZCZH——详细回答了我关于后期制作的问题。感谢所有人!

阅读全文>>

这假期我是栽了,两天一检查作业。

阅读全文>>

好诡异,绝逼不是摆拍!

阅读全文>>

这一年

转眼2015年,一切继续。

阅读全文>>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阅读全文>>

早上乐颠的去拍延时,结果快门线没电了。于是,对,就你,就那个逗比,出来吧!

阅读全文>>

又要开始玩的新玩具+陪伴我4年多的谱架。请忽视背景。

阅读全文>>
©Right Button | Powered by LOFTER